八菱科技高价涉锂为哪般--大象彩票网登录

发布时间:2018-05-30 19:56:49

八菱科技高价涉锂为哪般

  在等待了足足半年时间后,八菱科技(002592.SZ)的投资者还是失望了,公司的重组以失败而告终。

  6个月是监管部门允许上市公司重组停牌的时间上限,八菱科技用足了时间,也与交易目标签订了框架协议,可最终还是无疾而终,投资者的失望可想而知。

  或许是为了弥补,在复牌的公告中,八菱科技一并公布了一则投资意向,计划以28亿-35亿元的整体估值,受让锂电池企业苏州宇量电池有限公司(下称“宇量电池”)20%-30%股权。

  以汽车零部件起家的八菱科技此前已经跨界文化演艺产业,可截至目前,实景演出可谓是一塌糊涂。此次又以30亿元左右的整体估值入股宇量电池,结果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更为不可思议的是,就在一年多前,西部资源600139股吧)(600139.SH)仅以5200余万元就转让了宇量电池80%的股份,究竟是八菱科技买贵了,还是西部资源贱卖了呢?

  线日,停牌半年的八菱科技迎来复牌后的首个交易日,公司股价毫无悬念一字跌停,这显然与公司筹划了半年时间的重组以失败而告终有关。

  就在这一天,八菱科技宣布,公司计划收购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赛麟”)部分资产,涉及金额不超过20亿元。

  虽然早在1月底就与交易对方达成初步合作意向,且签署了意向框架协议,但由于涉及境外资产收购的不确定性,本次交易最终以失败告终。

  江苏赛麟涉及的境外资产分布于美国境内,“近期中美贸易关系紧张,收购境外资产能否在计划时间内完成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因此交易终止。这也算是中美贸易紧张导致上市公司重组失败的第一例了。

  江苏赛麟的境外资产主要是汽车动力总成等关键业务。八菱科技介绍,考虑到近期中美贸易紧张,以及美国政府对中国投资的限制,拟收购的境外资产是否涉及敏感技术无法判断。因此,本次收购境外资产的完成时间无法预估。

  收购虽然失败了,可大股东紧绷的质押高压线可以松口气了。在停牌前后,上市公司实控人杨竞忠与顾瑜夫妇几乎质押了手中的大部分股票,股价跳水后八菱科技紧急停牌宣布重组,在重组期间,主要质押人杨竞忠逐笔解除质押,截至5月19日,其持股9477万股,质押6083万股,而停牌前后几乎100%质押。

  即使重组失败股价跌停,杨竞忠已质押的股份已有充足的“弹药”来补充质押物了。可对于中小投资者来说,半年时间等来的是一字跌停,重组失败的风险由他们来买单了。

  在终止收购江苏赛麟部分资产的同时,八菱科技公告,公司计划入股锂电池生产商宇量电池。这家原本身价不足亿元的锂电池生产商如今的估值已经达到了30亿元上下了。

  根据八菱科技的公告,公司已经在5月16日与宇量电池的控股股东上海开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开隆投资”)签署了股权转让意向书,拟受让开隆投资所持宇量电池20%-30%股权,宇量电池的整体估值为28亿-35亿元。

  宇量电池所从事的正是当下火热的锂电池行业。八菱科技介绍,公司主打三元锂电池,公司成立于2014年,计划动力电池年产能12Gwh,目前一期2Gwh产能已投产,威马汽车、江淮汽车600418股吧)等是公司主要客户。

  公告透露,宇量电池2017年实现营收3.02亿元,净利润3143万元,2018年一季度分别为5663万元、636万元。从收入和利润的表现来看,宇量电池在锂电池行业的规模远不及宁德时代等龙头企业,较亿纬锂能300014股吧)(300014.SZ)等玩家的规模也相去甚远。

  宁德时代的招股书援引GGII统计数据,2017年,国内动力电池前十大厂商销量占全国的比例为80.1%,排名第10的亿纬锂能收入接近30亿元,市场份额约为2%。宇量电池的收入仅为亿纬锂能的10%左右,其市场份额几乎可以忽略了。

  按照宇量电池最低28亿元、八菱科技入股最低20%计算,上市公司需要付出5.6亿元,如果宇量电池的身价达到35亿元,八菱科技又想拿到30%的股份,公司则需付出10.5亿元。

  无论是最低限额还是最高出资,八菱科技都要付出不菲的代价,要知道一年多前,西部资源出售宇量电池控股权时,其整体估值尚不足1亿元。

  2016年9月,西部资源公告,公司向控股股东四川恒康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四川恒康”)转让所持有宇量电池66%股权,向宇量电池另一股东苏州力能技术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苏州力能”)转让14%股权。

  根据评估结果,宇量电池作价6552万元,西部资源所持有的80%股权对应的市场价值为5242万元,最终确定的交易总价款为5280万元。即一年半多以前,宇量电池的总估值不足亿元。

  西部资源2016年年报显示,公司在2016年9月30日完成了宇量电池的股权转让。1-9月,宇量电池的收入为8385万元,净利润1337万元。而工商信息则披露,2016年宇量电池实现营收1.95亿元,净利润3097万元。

  不难发现,与2016年相比,虽然宇量电池的收入有了50%以上的增长,可净利润并没有明显上扬,这或许与锂电池价格的持续下跌有关。

  不过,根据公告,八菱科技并不是从西部资源控股股东四川恒康等手中受让股份的。如今宇量电池的大股东是持股80%的开隆投资,常熟力能新能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力能新能源”)持有剩余20%,四川恒康等原股东悉数撤离。

  工商信息显示,接手西部资源部分股份的苏州力能是在2017年10月底退出的,新进入的是力能新能源,公开信息表明其合伙人多是宇量电池管理人员。2017年12月底,四川恒康退出,开隆投资上位大股东。

  即仅仅5个月后,八菱科技又要从开隆投资手中高价入股宇量电池了。对于开隆投资以多大代价换取了西部资源控股股东四川恒康的退出,市场就不得而知了。

  一年多前估值尚不足亿元,如今身价30亿元左右,西部资源当初转让时应该没有想到如今的结局吧?要知道,公司的市值如今也不过35亿元上下,在宇量电池基本面并没有重大变化的前提下,西部资源卖亏了还是八菱科技买贵了?

  在西部资源控股股东四川恒康的官网中还有关于宇量电池的介绍,宇量电池成立于2014年3月,首期注册资金3亿元,占地面积15000平方米,年生产锂电池5亿瓦时,公司拥有储量超过1000万吨的锂矿资源。

  这显然是夸大了。西部资源2014年年报显示,公司与苏州力能共同出资5000万元成立了宇量电池,其中西部资源出资4000万元,占比80%。公司的定位是锂电池生产,锂矿资源并没有任何介绍。2014年下半年,宇量电池正式投产,2015年9月,西部资源与苏州力能按各自比例计划出资1.5亿元增资宇量电池,不过直至2016年9月转让时并未实缴。

  宇量电池并未原地踏步,公司在现有一期2G瓦时产能基础上,2018年,1000万只锂电池的扩产工程已经完成。同时,公司年产20亿瓦时的扩建项目也已经进入环评公示阶段。

  显然,对于西部资源来说,即使宇量电池的净利润不会给公司带来决定性影响,可对于常年游走于亏损边缘的西部资源来说,3000余万元的净利润并不是小数目。

  而且,宇量电池2017年逾3亿元的收入比西部资源还要高,原本可以为公司减亏的锂电池公司如今已成他物。

  以数千万元成为宇量电池的控股股东后,西部资源的大股东四川恒康一年后就将宇量电池的控股权转让给了开隆投资,此次转让宇量电池的估值是多少呢?但不管如何溢价,这些收益都属于大股东而非西部资源了。

  有了开隆投资的介入,八菱科技只能以30亿元左右的估值入股这家“不入流”的锂电池公司了。之所以愿意以如此之高的价格入股,八菱科技表示,主要是因为开隆投资实控人杨爱华原为宝信汽车董事局主席,行业经验丰富,且宇量电池已成为威马汽车的主要供应商之一等原因。

  宝信汽车虽从事汽车行业,但只是汽车经销商而非制造企业,威马汽车作为新兴的新能源汽车厂商,目前虽有整车上市但难见销售,如果仅凭此就可以获得30亿元左右的估值,那么宇量电池要实现多少净利润才能匹配自己的身价呢?